<menuitem id="qpnl2"></menuitem>
      <kbd id="qpnl2"><video id="qpnl2"></video></kbd>

          <ins id="qpnl2"><option id="qpnl2"></option></ins>
        1. <menuitem id="qpnl2"></menuitem>
          1. <mark id="qpnl2"></mark>

            您的位置:首頁 >財經 >

            淄博燒烤“涼”了?是從流量巔峰時期回歸到了常態

            2023-07-06 08:19:58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如果你誠心想要,價格還能再低。”淄博市張店區橫店一路一家正在轉租中的燒烤店店主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們年租金12萬,轉讓費15萬,并一再表示價格可以再商議。

            據了解,該燒烤店室內面積200平方米,室外面積200平方米,能夠容納六七十張桌子。據店主所述,該燒烤店今年4月份才開張,裝修設備全新,接手即可直接經營。

            各方數據顯示,今年“五一”假期過后,淄博燒烤的熱度逐漸“冷卻”下來。6月中下旬時,“淄博燒烤降溫流量下滑”話題還曾一度引發社交媒體熱議。

            除了依舊熱鬧的“八大局”市場外,一些曾經座無虛席的淄博燒烤店,即便在用餐時段,也只能看到零星食客。與此同時,不少店鋪貼出了“轉租”信息。

            中國新聞周刊注意到,近段時間,58同城網站上出現了數百條淄博燒烤店鋪轉讓信息。其中不少店鋪都具有新開業、新裝修和新設備等特點,多數表示接手后即可繼續經營,轉讓費用從十幾萬到三五十萬不等。

            58同城上淄博店鋪轉讓信息。圖/58同城頁面截圖

            淄博當地一位業內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大部分店鋪轉讓的主因是沒有生意,虧損過大。

            他認為,現在轉讓可以“及時止損”,在淄博燒烤市場尚未完全“冷卻”之前,盡量挽回一些損失。“這是店家想要盡可能地挽回成本的表現,畢竟不少店鋪開業時間并不久,很多甚至沒有收回成本。”他說。

            淄博市委宣傳部一位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這些都是正常的市場現象,他們之前沒有關注到具體情況,并表示相關業務范圍很大,不可能面面俱到,有些問題如果沒有認真調查統計,很難給出答復。

            “出道即巔峰”

            抖音旗下巨量算數顯示,“淄博燒烤”關鍵詞的搜索指數在4月9日達到首個小高峰,達到了247.67萬,并在之后的4月29日達到了峰值1105.79萬。然而,在“五一”假期之后,該數值呈下跌趨勢。到了6月30日,該數值僅為10.91萬。

            而整個6月份,“淄博燒烤”關鍵詞的搜索指數除了在端午期間稍有上升,達到40.48萬外,整體呈下降態勢。該月的平均值僅為15.9萬,最后一周更是普遍低于10萬。

            2023.03.01-2023.06.30期間抖音關鍵詞搜索指數

            不過,在不少淄博人看來,淄博并非不火了,而是從流量巔峰時期回歸到了常態。一些網紅燒烤店如牧羊村燒烤仍然需要排隊,只是等待時間沒有之前那么長了。

            對于一些燒烤老店來說,由于他們原本就有一批固定的食客,再加上淄博燒烤的流量加持,即使當下游客有所減少,影響也不大。

            劉琪經營的斜馬路21號燒烤店在淄博燒烤真正火起來之前,就已經在當地小有名氣。在他看來,即便現在游客相對4、5月份有所減少,但依然忙碌。“雖然我們的店沒有醒目的招牌,位置也不在商圈,但仍然有外地朋友慕名而來。”劉琪大致統計過,目前店里的外地游客仍然占總顧客的30%。

            但對于近期進入燒烤行業的新店家而言,淄博燒烤熱度的下降對他們的影響非常大。

            “我們這算斷崖式下跌。”周德在淄博張店區經營著一家150平米左右的燒烤店,他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現在每天只有兩三桌客人,不夠維持日常開支。

            周德是在今年4月份改行開燒烤店的,他最初是網約車司機,在淄博燒烤爆火之后,他盤下了親戚的一家理發店,重新裝修,擺了20張桌子,改行做了燒烤。算上裝修、設備采買和員工培訓等,正式開業已經是4月底了,用他的話說“出道即巔峰”。

            據他介紹,“五一”期間,生意最火的時候,一天能翻臺100多次,下午三點不到,他的店門口就排起長隊,凌晨兩三點還賓客滿座。那會兒他忙得腳不沾地,一天幾乎只能睡兩三個小時。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五一”假期一過,食客銳減。由于他們是新開的店鋪,之前并沒有老客、熟客基礎,游客的減少意味著顧客來源的缺失。

            至于是否有轉讓店鋪的打算,周德表示“再等等”,由于前期金額投入巨大,此時關門會讓他之前所有努力“打水漂”。他將希望放在了這個暑期,期盼新的客流能為店鋪帶來一絲“生機”。

            “五一”期間剛開業的燒烤城海月龍宮萬人烤場,從6月起也調整了營業時間:星期日至星期四,東區和西區輪流開業;只有星期五和星期六,東區和西區才同時開業。

            南開大學旅游與服務學院副教授于海波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淄博熱度回落是正?,F象,網絡現象級話題無一不是經歷從爆火到回歸常態化,這是網絡規律和旅游市場規律共同決定的。

            “淄博難得的是接得住爆紅帶來的海嘯一般的人流和信息流檢驗。”她說,從旅游市場規律來看,淄博游客多是山東省內游客和京津冀游客,有打卡式旅游特征,這些大眾旅游者出游追求多元體驗,不斷變更目的地。而且從天氣原因來看,近期淄博包括山東內陸城市高溫炎熱,不利于游客到訪。

            從“一餅難求”到小餅“內卷”

            淄博燒烤熱度的下降,不僅對淄博燒烤店家造成了影響,同時也給燒烤行業的各個環節帶來了很大的挑戰和壓力。

            作為淄博燒烤“靈魂”之一的淄博小餅,是淄博燒烤產業鏈中的上游,其行情冷暖最能反映行業情況。

            李震震是鄒記小餅的負責人,今年4月份開始投身于淄博小餅行業。他購買了一臺制餅機器,通常一臺小型機器一天最多能生產1000包小餅,而他的機器每天能生產2萬包。“不過那會兒對機器還不熟悉,每天只能生產8000多包。”

            他說,淄博燒烤最火的時候,他們每天凌晨4點開始制作小餅,而燒烤店老板們會在凌晨3點甚至更早就來排隊取餅,因為怕稍微晚一點餅就會售罄。那時,對新機器的熟悉過程和超高的訂單量讓他忙得不可開交,光工人,他就雇傭了十多個。

            然而,“一餅難求”的狀態只持續了兩個月的時間。李震震說,淄博的熱度從3月份逐漸上升,在4月份達到巔峰,但之后開始下降。最明顯的體現就是訂單量的減少,原本“一餅難求”,但現在隨著需求的下降,他每天的產量也降至三五千包。

            據他介紹,如今僅張店區就有100多家做淄博小餅的廠家,而過去整個淄博市也不過50家左右。

            劉琪也提到,目前淄博小餅生意并不好做,最近有5家小餅廠商到他的店里推銷,而一個多月前,淄博小餅還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他了解到,有人轉讓全新未使用過的小餅生產線,“就像燒烤店一樣,現在也有不少小餅廠家開始轉讓”。

            劉琪認為,這也是市場自我調節體現,畢竟讓一座城市都從事燒烤行業,并不現實。

            李震震說,無論是燒烤店還是小餅廠,他們最初進入燒烤行業,都是跟風想賺錢,只是他們過于高估了市場行情,沒想到流量會消失得這么快。

            下一步,李震震計劃去開拓外地市場,但淄博小餅的運輸是困擾他的一大難題。由于淄博小餅的保質期非常短,通常只有三天,因此首推航空冷鏈。但由于淄博小餅主打薄利多銷,運輸成本過高對他們并不適宜。

            李震震的廠子目前只上了一臺機器,原本還準備上第二臺,但考慮到目前的大環境還不穩定,他暫時擱置了計劃。“第一臺機器的成本還沒回來。”他說。

            供應過剩背后

            從經濟角度來看,淄博燒烤的發展不僅可以帶來行業的發展,更可以創造很多相關產業的發展和就業機會。

            事實上,在淄博燒烤爆火之后,當地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接地氣”的政策,促進了燒烤業在一定時期內的蓬勃發展。

            以淄博高新區行政審批服務局為例,為了幫助燒烤行業抓住發展機遇,其創新式推出了“燒烤類”食品經營許可“套餐式”服務。如對“燒烤類”熱食類制售的餐飲服務經營許可實行信用審批“承諾即入”辦理模式,申請人只需書面承諾已達到許可條件,就可“備案式”辦理,當場辦結,免于核驗。

            此外,還有“口述申報”幫辦代辦服務。申請人只需出具身份證和營業執照,由工作人員代為網上填寫相關內容,申請人只需核實簽字確認即可。

            與此同時,淄博當地的銀行也紛紛推出針對燒烤產業鏈商戶的特色金融服務。

            例如,張店農商銀行推出了針對燒烤行業的“金爐惠享貸”產品,專項支持從事燒烤業務的微型企業和個體工商戶,額度可達20萬元至50萬元,利率低至4.0%,通常三天左右即可放款。齊商銀行也推出了針對小型微型企業的“淄滋貸”產品,單戶最高可貸100萬元。

            為推動燒烤行業收入規模持續增長,東營銀行淄博分行還大力推行“政銀擔”業務,為無法提供有效擔保的商戶解決貸款需求。據悉,“政銀擔”是由張店區政府、山東齊元融資擔保有限公司擔保和東營銀行淄博分行三位一體,共同分擔代償風險。

            不僅中小銀行發力“燒烤貸”,國有大行也入局其中。針對燒烤類的餐飲經營業戶,燒烤器具、食材等產業鏈企業及個體工商戶,郵儲銀行淄博市分行也推出了“金爐”極速貸業務,金額最高可達500萬元,利率最低可至3.65%(一年期)。

            據悉,“燒烤貸”屬于個人經營貸和小微企業貸,此類貸款的特點是以純信用貸款為主,無需擔保,貸款手續簡單,放款速度快,部分可線上操作。

            在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商學院副教授連增看來,前述舉措猶如一把雙刃劍:雖然使商家能夠以較低成本開店,助推了更多市場主體進入燒烤行業,但在當下復雜的就業形勢下,當地的種種便利政策必然會引來很多自由職業者進入這個市場。

            企查查顯示,從淄博燒烤爆火的3月1日至6月18日,淄博市新增燒烤相關企業暴增694家。

            連增認為,雖然當地燒烤行業發展迅速,但顯然忽視了網紅經濟生命周期的有限性,尤其是當淄博燒烤爆火過后,如何消化供應過剩將成為一個現實問題。

            “供給大于需求的情況下,生意不如之前,自然會出現許多燒烤店轉讓或倒閉的情況。”他說。

            連增對此表示擔憂。他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當淄博市場出現大量燒烤店鋪或小餅廠轉讓信息時,會讓其他商家也有同樣的危機感,效仿著轉讓,進而出現“羊群效應”。

            世界旅游城市聯合會特聘專家王笑宇對中國新聞周刊表示,旅游市場的供給端需要兩個方面的改進:公共服務水平的持續提升,以及旅游產品的差異化打造、吸引力重塑和持續優化,旨在讓游客來了還想再來。“很顯然,淄博只做好了前者。”他說。

            王笑宇認為,單一的燒烤產品作為食住行游購娛的基礎“功能性產品”,無法滿足游客的差異化休閑旅游體驗需求。在他看來,淄博旅游資源很豐富,但體驗型休閑旅游產品還需要進一步打造。未來應該針對細分客群、市場,差異化地開展主題休閑旅游產品的開發,嘗試在滿足較為單一的功能型產品基礎上,豐富主題、細化體驗類休閑旅游產品,使淄博從打卡式、過境型旅游點,逐漸轉變為一站式休閑旅游目的地,提升整體旅游體驗,并延長游客的消費周期和客均單價。

            (應受訪者要求,周德為化名)

            標簽: 淄博燒烤涼了 淄博燒烤一餅難求 從流量巔峰時期回歸到了常態

            日本黄片_日本电影经典_日本片在线看的免费网站
              <menuitem id="qpnl2"></menuitem>
              <kbd id="qpnl2"><video id="qpnl2"></video></kbd>

                  <ins id="qpnl2"><option id="qpnl2"></option></ins>
                1. <menuitem id="qpnl2"></menuitem>
                  1. <mark id="qpnl2"></mar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