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qpnl2"></menuitem>
      <kbd id="qpnl2"><video id="qpnl2"></video></kbd>

          <ins id="qpnl2"><option id="qpnl2"></option></ins>
        1. <menuitem id="qpnl2"></menuitem>
          1. <mark id="qpnl2"></mark>

            您的位置:首頁 >生活 >

            環球快資訊丨2019年5月股東大會上,五糧液董事長曾發出雄心壯志:“五糧液現在是臥薪嘗膽,我們的目標和方向是后來者居上”。追趕茅臺十余年的五糧液,不知道距離這個目標還有多遠呢?

            2023-07-04 14:43:13 來源:派財經

            白金底色,鉆石閃耀的色效和精致的鐫刻圖樣,這是五糧液天貓旗艦店和京東自營店的首頁主調,有意包裝出其高端、奢侈的品牌形象。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盡管如此,過去幾個月時間,五糧液絲毫沒有表現出奢侈品的抗跌屬性。在不久前的618購物節,一瓶500ml的第八代52度五糧液(也即第八代“普五”)在京東旗艦店的價格跌破過去一年來的新低,至945元。在京東其他非直營渠道,還看到969、999元不等的標價。

            五糧液價格走勢圖 圖源/歷史價格查詢

            一瓶普五的出廠價為969元,這意味著,經銷商(可能不止一層)需要倒貼才能賣出到終端消費者。從歷史價格走勢可知,今年2月以來,單瓶普五的價格大部分時間在1079元之下徘徊。而這一價格水平也是遠低于普五的官方零售指導價1499元。

            相比之下,茅臺的價格表現今年以來仍十分堅挺。貴州茅臺的旗艦產品——一瓶500ml的53度飛天茅臺,其出廠定價和零售指導價和普五一樣,分別為969元和1499元。據“今日酒價”,目前其市價仍然徘徊在2700元-3100元之間。

            同樣是白酒,為什么五糧液需要折價賣,而飛天茅臺要雙倍溢價才能被買到?

            細數過去幾年五糧液的調價,不難窺見其爭奪高端白酒市場的野心。2016年至2022年,五糧液至少5次上調價格(相比之下茅臺只漲價了一次),到2021年,普五的官方定價已經直逼飛天茅臺。

            2016年,時任的五糧液董事長唐橋在接受采訪時曾無奈感嘆:“高端白酒市場未來的漲價空間已經不是很大了?!钡珒赡旰?,此番話立馬被接任的高曙光“糾正”,其在2018年6月的股東大會上堅定表示“看好白酒高端市場”。同年五糧液將普五提價至“千元檔”,次年又推出了超高端產品501,被公司高層喊話“零售價在10萬級以上”。

            六年間,五糧液普五的零售價漲幅達到103%,出廠價也上漲了43%。價格立起來了,但市場并不買單。據梳理,這六年間普五起碼出現了3次價格倒掛的情況(2016年-2017年上半年、2019年初、2022年至今)。

            茅臺與五糧液價格對比,來源見圖標

            盡管這幾次漲價之后,普五批價(經銷商的拿貨價)也開始隨之平穩上升,但幅度有限——與之鮮明對比的是,2016年以來,茅臺批價翻了幾倍,這使得五糧液對茅臺的批價比自2016年起急劇下跌。

            資本市場對五糧液和茅臺也表現出不同態度。截止至6月28日,五糧液的市值為6377億元人民幣,不足“白酒一哥”貴州茅臺總市值(2.16萬億元)的1/3;股價為166.67元,僅為貴州茅臺股價(1728.38元)的1/10。

            近兩年半以來,白酒市場陷入回調,中證白酒指數最大回撤達到40%。從股價上看,五糧液和茅臺均在2021年2月觸及階段高位,但相比之下,后者似乎更加抗跌——五糧液過去34個月較高位腰斬不止,而貴州茅臺則跌去約32%。

            如今被資本拋棄的五糧液,20年前也曾是風光無限的行業一哥。1998年4月,五糧液在深交所掛牌,上市當日股價被拉高一倍;3年后,貴州茅臺才登陸股票市場,上市之初市值僅為五糧液的一半。經過20年的逆襲,差距被追平,茅臺甚至遠遠反超。

            目前,貴州茅臺的市盈率為34,五糧液為23,說明行情回調之下市場也愿意給茅臺更高的估值。

            業績數據方面,2008年之前,五糧液的營收和凈利潤原本均在茅臺之上,但不久后便被茅臺后來居上。

            過去十年,盡管五糧液的營收、凈利潤已經很亮眼,但仍被茅臺全面“碾壓”:2022年,茅臺營收1276億元,同比增長16.5%,凈利潤627億元,同比增長19.5%;五糧液同期營收僅為739億元,同比增長11.7%,凈利潤則為266.9億元,同比增長14.1%。

            業績分化或許可以聯系到為什么近年來股市熱錢更愛押注茅臺,資本市場向來“向錢看”。

            但大眾畢竟不會根據PE、ROE等指標購物,回到開頭的問題,為什么消費者愿意溢價買茅臺?

            “在中國只有兩種白酒,一種叫茅臺,一種叫其他白酒?!边@只是一句調侃,卻道出了茅臺在人們心目中的行業地位。

            五糧液和茅臺分別屬于濃香和醬香酒這兩種不同的制作工藝,口感風味、生產周期不同,向來是蘿卜青菜各有所愛,其代表的消費者群體也并非互斥。如市面上很多奢侈品一樣,之所以有人愿意買更昂貴的愛馬仕,主要是因為品牌所賦予的身份標識。

            論銷量,五糧液代表的濃香酒一直是白酒市場的最大需求。到今天仍占據70%的市場份額。這一方面成就了今天白酒市場銷量第二的五糧液,另一方面令其始終難以撕去消費品的標簽向奢侈品邁進。

            安信研報曾對五糧液價格倒掛現象進行過分析,認為五糧液面臨的困局是渠道經銷商因利潤低,銷售意愿和信心均不足,因此不敢加價銷售,行情低迷時甚至不惜折價出貨。

            該困局的癥結在于經銷商將五糧液定位為流量產品,追求高周轉。

            安信認為五糧液需要恢復經銷商的信心,將五糧液“從導流產品轉向賺錢產品”——作為對比,茅臺的打法是捍衛出廠價和一批價的價差,這樣既優先保證了經銷商利潤的穩定,增值價差的存在也將茅臺價格鎖定在一個高價位水平,增強了市場對品牌的信心。

            改變市場對五糧液品牌的認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對于白酒行業來說,這點很重要——白酒行業的競爭歸根究底還是品牌力的競爭。

            回看五糧液的稱霸史以及茅臺的逆襲路,不難發現,伴隨行業江湖洗牌的是各大酒企品牌價值的此起彼落。

            30多年前,在白酒市場混沌之初,五糧液有意開展差異化競爭,把自己定位成高端品牌。

            彼時市場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過渡,白酒定價權正式放開,趁著當時的王者山西汾酒對提價一事猶豫之際,五糧液開展饑餓營銷,即停供提價。1989年,一瓶五糧液的出廠價從十幾元漲到了70元。1994年,五糧液的定價、銷量均超過“汾老大”,正式坐上白酒之王的寶座。

            1994-2003年,是五糧液稱霸的十年,這也是酒企的品牌意識萌芽階段。除五糧液,彼時還出現了通過廣告營銷一舉成名的“孔府宴酒”、“秦池”魯酒,90年代輪番成為央視標王。激進的電視廣告投放迅速占領了消費者的心智,孔府宴酒的營收一度短暫超過五糧液。

            白酒行業的競爭刺刀見紅,五糧液為坐穩頭把交椅,這十年間也做了不少努力。

            600年五糧液拍出50萬元天價新聞報道的截圖 圖自/新浪

            為深化品牌形象,五糧液一方面積極制造新聞——以“600年五糧液拍出50萬元天價”、“68度原漿酒創造吉尼斯紀錄”、“國際孔子文化節祭孔大典唯一祭祀酒”等新聞由頭,很好地配合了其高端定價的策略;另一方面持續斥巨資在電視等多渠道分發廣告。千禧年間,很多地方臺在每晚12點之后仍無休止地播著五糧液的品牌故事。

            相比同行的操作,茅臺則顯得十分低調,既沒有一擲千金為搏在電視臺黃金時段的廣告上露臉,也不太在乎企業社會形象的塑造,很少參與社會公益活動或籌備大型公關活動。

            品牌是被擦亮了,但賬上開支不少,投出去的錢怎么回本呢?五糧液祭出國內白酒史上的一個創舉:OEM模式,即與其他廠商合作開發子品牌,允許廠商買斷品牌的經營權。

            1994年,五糧液旗下品牌五糧醇成為第一只被吃的螃蟹,被買斷經營后,五糧醇的銷量在之后的4年激增5倍,1998年達到8580噸。嘗到買斷經營甜頭的五糧液,相繼和不同的廠商開發了“金六?!焙汀盀g陽河”等品牌。在五糧液強大的品牌號召力之下,憑借雄厚的資金和營銷攻勢,不少品牌成為白酒市場的新星。

            在這種模式之下,五糧液只需提供品牌背書,以及負責生產、相關標準的檢驗,就可以得到無風險的兩筆收入:品牌的信譽保證金和分成利潤,推廣和銷售由合作方全權負責。合作方也可選擇以五糧液的背書開發新的子品牌,但所有權仍歸屬后者。

            此舉使五糧液快速擴張,品牌的無形資產成功變現,為公司帶來源源不斷的利潤和銷售份額。2003年前后,五糧液的營收在白酒上市公司的占比達到頂峰的41%。旗下的子品牌一度高達上百個。龐大的品牌矩陣強化了五糧液的影響力,儼然成為一個白酒王國。

            但弊端很快就暴露出來了。

            不少新成立的子品牌打著五糧液的旗號,卻產出低劣質量的白酒,品控不力,這讓五糧液高端形象大打折扣。為爭奪已經飽和的中低端白酒市場,五糧液旗下的各個子品牌展開殺價促銷,激烈的內耗進一步砸碎自己的招牌。而且,早期追求快速擴張的五糧液采取大商制,賦予大經銷商較多權力,這反而不利于品牌建設——五糧液的銷售渠道命脈基本都掌握在“大商”手里,高度的集中度風險也加深了品牌的脆弱性。

            被過度開發之后,五糧液的品牌價值已然滑過了一道拋物線。

            在五糧液陷入水深火熱之時,固守原有高端白酒陣地的茅臺悄悄崛起。其在品牌的掌控上非常嚴格,只堅持“1+3”戰略,即1個世界級茅臺,3個重點系列酒,系列產品也十分精簡。高端市場一向是利潤厚、競爭弱。茅臺品牌定位清晰,本來也有一批忠實的消費者擁躉,五糧液的失誤則進一步將部分的高端市場份額拱手相送。

            1998年-2022年,五糧液和貴州茅臺凈利潤對比圖(可點擊上方圖片放大查看)制圖/YOUNG財經

            1998年-2022年,五糧液和貴州茅臺營收對比圖(可點擊上方圖片放大查看)制圖/YOUNG財經

            2002年,五糧液出現業績下滑。雖然當年貴州茅臺的規模只有五糧液的六成,但凈利潤已開始反超,超出五糧液一倍不止。

            隨后幾年,茅臺在品牌營銷上更是一改過去“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自恃清高,開始高調宣傳,例如9次申請“國酒”商標,在拍賣會上也更頻繁看到茅臺的身影。

            這里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采用醬香型工藝,一方面茅臺酒產能受限,多年超負荷運轉;另一方面。其釀造過程要求基酒存放3-5年才能成品。但這些“短板”通過包裝,變為其獨特的優勢——產能無法擴大,則說明其“稀缺性”,物以稀為貴;利用釀酒周期長的特性,茅臺引入了年份酒概念,受到市場追捧,“年份時間越長,香味越濃,口感越醇,價格也越高”的認知植入人心。

            在2010年保利秋季拍賣會上,一瓶1958年產54度五星牌茅臺酒以112萬元成交,引起當年轟動。次年春節,茅臺一瓶難求,再度成為頭條新聞。茅臺酒至此實現從消費品變為收藏品的跨越。

            而陷入品牌危機之后的五糧液,也曾進行過一番刮骨療傷式改革,例如大刀闊斧地砍去數十條產品線,品牌瘦身,改良渠道,但始終積重難返。2006年至2008年初,五糧液連續提價4次,試圖重新穩住“高端路線”,卻反而讓不少本就動搖的消費者投入對手的懷抱。

            2008年五糧液首次痛失白酒營收桂冠,4年后,貴州茅臺總營收突破300億元大關,再次超過五糧液。自此從其手中穩穩接過接力棒,坐上了白酒大哥的寶座。

            營銷大師杰克·特勞特說過:“現代營銷的戰場從本質上講已經不是在貨架,而在消費者的心智?!?/p>

            來到最近十年,消費者主權的時代正式到來,品牌核心競爭力就是心智認知與滲透。品牌營銷需要換上新打法,對于酒企來說,更大的挑戰是,當下作為消費主力的很多年輕人,對白酒消費以及相關的酒桌文化已經無感。

            近年來,五糧液也有在品牌建設上作出創新嘗試。

            2019年,五糧液組建品牌事業部,事業部下設產品管理部、營銷企劃部、消費者運營管理部等部門,實現品牌策劃管理的專業細分;同年也成立了“五糧液文化研究院”,試圖從歷史文化角度挖掘其深層品牌價值。

            渠道方面,以2016年和拼多多合作為起點,五糧液近年來深化和電商平臺的合作,大力推行數字化營銷系統,讓渠道下沉。除了在淘寶、京東上布局官方旗艦店,五糧液在微信小程序上也上線了直銷的自營商城。

            從產品布局上,五糧液在抓住高端白酒的定位之上,也在新產品的研發方面持續加大投入。繼2018 年推出501五糧液后,2020年,“經典五糧液”作為高端戰略單品被推出,卡位2000-3000元價格帶。從2022年財報可知,五糧液也開始對低價位的系列酒產品“動刀”,主動調結構,向中高端聚焦。2022年,系列酒銷量下降30%,單價提高57%至130元/公斤。

            為了向年輕消費者示好,公司還研發出酒味雪糕,將“金巧冰淇淋”、“五糧液雪芭”、“五糧液海島”等創意雪糕推向市場。財報顯示,2022年五糧液的研發費用同比大增32.09%,達到2.36億元,是茅臺的1.74倍。

            五糧液的銷售費用(包括包括形象宣傳費、促銷費、倉儲費等)呈現逐年上升的趨勢,但其占據營收比例逐年減少,說明其營銷轉換的效能逐年增強了。作為對比,古井貢酒、瀘州老窖、老白干酒等酒企的銷售費用占據營收比例維持在25%之上。

            毫無疑問,五糧液迄今依然是中國最具品牌力的白酒企業之一。英國品牌評估機構Brand Finance發布的“2023年度中國最強品牌榜單”上,五糧液居第三;World Brand Lab發布的2023年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榜單上,五糧液位列第十五。

            若以茅臺作為坐標,五糧液的表現仍相形見絀。在以上兩份榜單中,茅臺均排在五糧液之前。另外,茅臺營收是五糧液的1.72倍,銷售費用32億元只為五糧液的48%。

            以上分別為茅臺冰淇淋、五糧液文創雪糕、五糧液金巧冰淇淋

            在五糧液布局品牌建設的這些年,茅臺也在蓄力求變,例如發力直銷渠道、推出電商App “i茅臺”,打出直接對標普五的新品“1935”,當然還有比五糧液出圈、被全網瘋搶的,一杯66元的茅臺味雪糕。

            2000年-2008年,五糧液占領著白酒高端市場的定價權;隨著茅臺后來居上,定價權移交,五糧液開始對茅臺采取價格追隨策略,開始頻繁調價。據中泰證券統計,過去12年五糧液調價次數高于茅臺。

            茅臺、五糧液歷史調價圖來源見圖標

            提升品牌力不是靠吆喝?!吨袊勗臁飞弦黄撐膶ξ寮Z液品牌曾進行過研究。學者采用了python編程語言,爬取以“五糧液”為關鍵詞的10412條新浪微博,對其進行了詞頻分析。結果顯示,除了五糧液產地得到消費者關注外,五糧液酒業產品本身(如口味、品質、包裝等)幾乎沒有引起消費者的注意、評價和傳播。消費者熱衷于討論和傳播五糧液的“股票價值”,卻忽略了作為品牌的“核心產品價值”。

            2019年5月股東大會上,五糧液董事長曾發出雄心壯志:“五糧液現在是臥薪嘗膽,我們的目標和方向是后來者居上”。追趕茅臺十余年的五糧液,不知道距離這個目標還有多遠呢?

            標簽:

            日本黄片_日本电影经典_日本片在线看的免费网站
              <menuitem id="qpnl2"></menuitem>
              <kbd id="qpnl2"><video id="qpnl2"></video></kbd>

                  <ins id="qpnl2"><option id="qpnl2"></option></ins>
                1. <menuitem id="qpnl2"></menuitem>
                  1. <mark id="qpnl2"></mar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